吃饼侠

饲养羊驼

【黑白羊驼】We Found Love

       现实向 N-17

       这篇文也磨了很久了,想不到在我羊生日的时候写完,真是凑巧,祝他生日快乐!!!

  全是OOC,和真人无关,设定歪瓜没有小仙女,而美羊没有羊嫂和小羊们,请勿当真。

  文名来自蕾哈娜的那首歌,觉得很适合你横和黑白羊驼。

  一段没有发生也不可能发生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ao3防删备份:点我(建议直接点前方链接阅读)

  We Found Love

      1

  整个威斯特法伦球场沸腾了,他们赢了!Auba听见Nobby在高呼自己的名字,然后整个球场跟他一起重复着“Aubameyang!Aubameyang!Aubameyang!”

  八万人的声音冲上云霄,山呼海啸,地动山摇,震得他那强韧的心脏都快炸裂,眼睛酸涩,感情在胸口翻滚。有谁能在如此爱戴礼遇之下控制情绪?

  何况,这是他最后一次在这座球场接受他们的欢呼了。

  他像以往赛后一样与队友相互拥抱,撞一下他们结实的手臂,拍一拍那些在对抗中留下泥渍或淤青的身躯,他们无不混杂着汗水和草场的味道,黄黑色在他越发模糊的视线中混杂在一起,成为永恒。

  他爱他们,他并肩作战的兄弟们。

  然后他遇到了最放不下的那个,他们一定做了设计好的动作,就是最新约定的那套。

  他被Marco一把拉到近前,额头抵住额头,看着这双近在眼前的多情眼睛,Auba觉得自己喉头不住颤抖,他想大哭一场。

  这时Marco捧起了他的脸,在他鬓角上狠狠的结实的留下一个吻。他确认那是一个吻,柔软湿热的触感,带着Marco特有的气息留在耳边。

  Auba彻底崩溃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趴在Marco肩上开始嚎啕,不顾周围队友的目光和可能已经捕捉到这些的摄像镜头。Marco拍着他,脸上带着笑,他是高兴的,Auba以为自己那些要跟俱乐部谈一谈的言论已经挂到了头版头条,好吧,Marco不喜欢看新闻。

  良久,Marco说:“bro,你该去领小钢炮了。”方才Nobby就是在宣布他获得了本赛季的金靴奖,才引得全场高呼他的名字。

  对,小钢炮,Marco说了很多次要帮自己拿到,刚刚罚点球的时候他也说,“这个球无论如何你都要罚,不管你愿不愿意。”

  他愿意,一瞬间他愿意在这里再进一万个球。

  他跑向南看台,用在球场上冲刺的速度,如风如雷,高高扬起手臂,和球迷们一起欢呼。然后来到媒体的长枪短炮中,主席将焊上他铭牌的小钢炮模型交到他手中,他立刻举过头顶,向球迷展示这阔别了三年的荣耀,回应他的是看台再一次沸腾,他是这里的英雄。

       Marco第一次见到Auba的时候愣住了,那全身上下无所不在的水钻简直闪瞎了他的眼睛,他以为Zorc请了个说唱艺人来队里给大家开心开心,毕竟在欧冠决赛功亏一篑还是挺让人难受的,之后才反应过来这就是新加入的队友。如此浮夸的风格还是第一次在BVB见到,算了,速度快也算是符合BVB风格吧,所以还不算太出格。

  “Hi!Marco·Reus!天呐Marco·Reus!”浮夸的家伙走过来,在阳光下每走一步都能称为流光溢彩,却用有点激动的语调说:“你在温布利的表现实在棒极了!”

  “Hi,你是Pierre-Emerick·Auba……?”Marco向来不擅长念那么长的单词,何况“Pierre”的发音已经足够可笑,他有点抱歉。

  “Aubameyang,你可以叫我Auba,bro。”Auba咧嘴笑了,大白牙比身上的水钻还闪耀,黝黑的脸却憨厚真挚,好像在反省如此亲近的称呼刚认识的人是否冒昧。

  “bro,欢迎来到多特蒙德。”Marco喜欢这种不加掩饰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“听说你快过Bolt?”

“也许吧,我一直想找机会和他比一场,不过得先让他记住我,所以咱们还得再去一次欧冠决赛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。”Marco笑了,很久没有这样发自内心的开怀,他引着Auba朝更衣室走去。

  2

  比赛暂停了,Ginni被撞的不清,捂着腿在地上起不来,之前他的头也挨了这么一下,比这还触目惊心。Auba有点担忧,毕竟他这个位置至关重要。

  停下跑动之后更觉滚滚热浪翻卷而来,Auba跟大家一起到场边喝水,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。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Marco坐在边线上起不来,队医在旁一筹莫展。

  “我没事!”他听见Marco喊,一贯倔强的语气。

  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了,他简直遇到了太多次。

  Auba俯下身:“Marco,这不是勉强的时候。”

  “不是?现在不是,也就没有时候是了。再说我也没有勉强。咱们一定要再进球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这时裁判示意开球,Marco朝Auba投去一个“放心吧”的目光。Auba只得跑回自己的位置上。下一次死球过后他发现Marco已经回到自己身后。毕竟这是最后一次并肩作战了,毕竟这是最后一场决赛,他和Marco一样,无与伦比的想赢。

  他们一次次冲刺一次次回防,焦灼的上半场没多久就过去了,等了良久,Auba也不见Marco回到更衣室,他有在球场上解开鞋带才离开的迷信,但这次也太久了,Auba扔下毛巾,出门寻找,上身还打着赤膊。刚走出没两步,就见Marco一手捂着膝盖一手虚扶着墙,慢慢的往回走。

  Auba冲过去,架起Marco的胳膊,二话不说拖着他回更衣室,他有点生气,不,是很生气,他们的最后一场不该如此。

  “慢点bro,照顾下伤号。”

  “现在承认自己是伤号了?”Auba闷闷的说。

  “所以接下来就拜托你了。”Auba明白这绝不是客套话,而是真真正正托付给他,这次不像那个点球的时候,Marco的口气舍我其谁,好像预先知道他一定会把球罚进。现在的Marco就像挣扎在命运之线上踩钢丝的人,已经失去平衡,马上就要从钢丝上跌下,脚下是写满诅咒的无底洪流,而他已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。

  他们已经在这里倒下过三次了。

  他们的球队已经好几年没有品尝到重要冠军的滋味了。

  他们从几年前就说要开始收获一座座冠军,然而至今也没有实现。

  Auba抓紧了Marco的手腕,未来得及擦干的汗水混在一起。

  看着前方,他说:“交给我吧。”

  走到更衣室时教练Tuchel已经在发表演说:“我们要为Marcel,为了为了Marc,”看见他们进门,又垂下眼睛补充道:“还有Marco赢下这场比赛!我们是不可战胜的!”

  

  Marco最近被很多纷乱的事情困扰着,伤愈归来的他好像找不到之前的射门靴,两个门框并不能帮助球队,还好对方的一个乌龙让他们逃离了降级区,可他自己又伤了,虽然与前两次相比算是很轻的伤,但总是打乱恢复步调还是让他恼火。

  他来到球队,做了些器械训练,冷冷清清的俱乐部让他提不起精神,人们都趁着国家队比赛日放松休息,而且他的不少队友去国家队报道了,德国队的还要接受表彰,像是这个充满光荣与梦想的夏天的回声,只可惜他不曾亲自出现在其中,无论当时还是现在。

  从训练室出来,Marco开始闲逛,满腹心事。

  “Hi~man!”突然听见有人叫他,抬头一看,居然是Auba,对了,他也没回加蓬去,最近非洲病毒肆虐,再加上加蓬国家队流程出了点问题就没有成行。想不到他也会来球队消磨时间,现在对方正砸着篮球馆的透明玻璃幕墙,像是要引起自己注意,可能已经叫了自己很多遍了吧。

  Marco走过去,站在玻璃墙前看着他的队友,对方穿着长袖训练服,技术差劲的在指尖上转着篮球,见他过来,脸上的笑容更夸张了,露出两排整齐的洁白牙齿。

  “进来比划比划!”Auba喊,但Marco指指自己的脚又摇了摇头。

  Auba抬了抬眼眉,并没有怎么失望,笑道:“既然这样,就让你看看我的训练成果。”

  “是么?快让我见识见识。”一年多来的相处让Marco习惯了Auba的奇怪举动,好吧,有些举动用Auba自己的话来说,是挺炫酷的。不得不承认这个喜欢闪亮穿着,喜欢hip-hop,喜欢篮球,喜欢乒乓球,又喜欢纹身的家伙实在太对自己胃口了,所以有时就不自觉的参与到他那些疯狂中去。

  比如现在,Auba坚持要他打开手机里的摄像机,好记录他的英姿。Marco嘲笑了他两句,但还是照做了,他把镜头调整到合适的角度,喊道:“Action!”

  奥巴从中线带球,向底线冲过去,Marco以为他会撞到墙上,实际上,他是的,只不过是用他健美有力的双腿蹬在了墙上,他飞了起来,伴随着一声欢呼,完成漂亮的扣篮,篮框和篮板震动了好久不能平息。

  “我像Jordan一样飞了!”他对着墙外的Marco大喊。

  Marco已笑得前仰后合:“真有你的,bitch!”

  “别嫉妒嘛!Auba把篮球抛向Marco,Marco条件反射的拧腰躲避,但他多虑了,玻璃墙把球反弹了回去。Marco想还是去亲自做个了结吧,他向篮球馆大门绕去。

  晚上,Marco把拍了Auba杰作的视频传给他,不久就看到他更新了一条ins,“我像Jordan一样飞了!来试试吧,你也行的!”圈了自己。Marco在心里笑骂:“等老子好了的。”

  3

  Auba再次站到了罚球点前,一旦打进,胜利的天平将再次向他的球队倾斜。这次是他主动站上去的,队内的第一点球手现在只能拖着伤腿坐在场边,也不能再对他说“去罚点球,无论你愿不愿意。”

  但是他朝罚球点走过去了,这是他对Marco的承诺,是对全队的承诺,也是对自己的承诺。

  哨响,球在中路划出漂亮的抛物线落入球门,一个骗过门将的完美的勺子。

  他们再次领先了。

  Auba对着球迷大喊,和队友们拥抱,从包围他的身躯缝隙中看向替补席,那个人一直站在那,像等待着什么,他的膝盖已被队医绑上了黄色的绷带,所以不能手舞足蹈的庆祝。

  Auba跑过去紧紧拥抱了他。

  对手的攻势更加紧迫了,77分钟,Marc和Ginni都受了伤,而替补名额只剩一个,最后Ginni留在场上坚持,而换下Marc的是赛前宣布会因伤错过比赛的Erik,用伤号换伤号,让重伤号下场而轻伤号留守,减少进攻火力投入,全员退守靠燃烧最后的意志坚持着。

  但Auba留在前场潜伏,他惊人的速度再次制造了机会,即使禁区里被撞倒,仍然瞬间翻身跃起,再次控制住皮球绕过防守球员射门,瞄准球门死角的弧线最终在与门框交汇的时候偏离。Auba懊恼的砸着草地,青草接住滚落的汗珠。他已经忘我了,比赛仿佛会永远继续下去,而进更多的球才是唯一出路。他忘了一切,忘了来自浪漫之都的召唤,忘了能让他后半生享乐无忧的高薪,忘了连日来盘踞在心头的纠结,只有进球,进球,进球,他想进更多球,在此刻,在这里。

  

  Marco想专注在足球上,毕竟半年来接二连三的伤病让他的步调完全乱了,他正跟他的球队一起沉沦。多一个人的情况下却还处于劣势,防线被对手一次次冲击,只能疲于奔命,传球失误却轻易断送了好不容易抢下的球权,这还不如上半程,至少那个时候他们还能抱怨门柱和横梁。

  南看台,他们力量的源泉跟他们一样迷茫,球迷们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,但仍不能让场上拼搏的人们重新找回状态。终场哨响前Marco已经回到了更衣室,却也可以听见球迷们充满不解和愤怒的呼喊,今天他们久久不愿离去,队友们现在还没回来,说不定正在和球迷对话。比球迷尖锐得多的是记者,在采访区他被拦住了,那些他已拒绝回答的问题接踵而至,他只说自己还需要时间找找状态便匆匆逃离,心里却又把那些连日来的纠结拷问翻出来,带到更衣室的座椅上发呆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更衣室终于热闹起来,Marco抬起头,对面的Auba刚洗澡回来,身上的水珠淋淋漓漓,紧实的后背正对着他,那个覆盖住两块肩胛骨的纹身一览无余,非洲大陆上方翱翔着展翅的雄鹰,这是他们一起去做的纹身,那次Marco把外甥的手和家人的名字刺在身上,填满了整条手臂。当Auba拿出这个图案让老板动手的时候他吓了一跳,毕竟Auba还没有亲身体验这位师傅的手艺。而Auba却以为Marco在为这个图案的寓意惊讶,于是他说他虽然生长在法国,但加蓬和非洲才是他的根源所在,正因如此,有更好选择的他才无法放弃加蓬,一些东西天生溶在血液里。说这些的时候他笑得腼腆又笃定,好像终于下定决心向人剖白心事。

  Marco想也许自己能跟他谈一谈。

  “bro,想要我送你的话你就得快点了。”Auba已经快要收拾好自己。由于那个让他被Auba嘲笑了好几天的事件,Marco最近只能蹭队友的车,Auba的几辆跑车他都已见识过。

  这天晚上他得到了一个答案:“听从内心,做你自己。”

  4

  Auba左手0usmane右手Raphael,一起抱着翡翠杯在展板前狠狠秀了一番。几年来俱乐部也许都为庆祝而准备了这一切,但只有今天派上用场。他有点羡慕身旁的两位队友,第一年来到这里就收获冠军,而他自己则等了四年。他喜欢被闪光灯照射的感觉,为此还戴上了新配的黄金牙套,不得不承认,这是他为夺冠庆祝专门准备的,很庆幸能物尽其用。

  庆功晚宴不像更衣室中可以尽情狂欢,毕竟管理层悉数到场,还有各种社会名流,鉴于他们欧冠前夜的可怕遭遇以及此后的姿态,据闻内政部长也特来道贺,气氛如奥巴预想的有些过于庄重,“毕竟是德国人的晚宴。”他吐槽道,吃东西时摘下的黄金牙套也没有心情再装上。他们三个说法语的整晚凑在一起,还有他的两个哥哥和父亲。被叫去电视台接受采访的Marco迟到了,又被拉到人群里寒暄,等和他们碰面时已经过了很久,Willy拉着Marco合影,Auba充当摄影师,又让0usmane凑过来。叼着雪茄的Willy、盛装的0usmane和只有白衬衫的Marco不怎么搭调,Auba照了一张也就意兴阑珊。然后Marco被其他人叫走了,Auba松了口气,至少Marco不会像Raphael和Ousmane那样一直问他是不是要去巴黎,他不确信自己能对Marco坦诚。

  晚宴结束时没有人喝醉,Raphael要和家人团聚,而0usmane还跟着Auba一家,他挤眉弄眼的对Auba说:“晚宴太没劲了,而且我还没吃饱。”

  “好的bro,说真的我也是,咱们去宵夜吧,你想吃什么?我请客!”

  于是Ousmane指了指马路对面的麦当劳。Auba哈哈大笑,Ousmane还是个孩子,虽然足球运动员在这个年龄离乡背井是常事,但他确实还是个孩子,Auba能觉察到他对自己的依赖,现在更有点依依不舍。想想去年这个时候自己还在劝他来德国,现如今却要弃他而去……这就是足球世界,瞬息万变,防不胜防。

  他们在快餐店大吃了一通,点第二轮餐的时候还被球迷围观了,但管他呢,Tuchel说他们今天不用看他给的食谱,可以尽情放纵。

  “Auba,那些球迷会把刚才的视频卖给媒体吧。”Ousmane表情天真的问。

  “卖就卖呗,反正球迷也爱看些花边。”

  “比如蝙蝠侠和罗宾什么的?”

  Auba困惑的挑了挑眉毛。

  “你们那个庆祝太有名了好不好。”

  Auba继续动着眉毛摇头晃脑,那可是他们的得意之作。

  “你要不把那套行头留给我吧,我保证比你COS得炫酷,下次德比时我和Marco装扮上怀念一下你。”

   这下Auba不再沉默,而是扶着脑袋笑道:“好呀,我也算后继有人了。”

  “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跟Marco摊牌?哦,不当面说可不是个好主意,连个告别都没有就太惨了。”

  “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。”Auba咬着麦乐鸡,话从牙缝里漏出来。

  “那就看你们俩谁先撑不住吧,Marco也该习惯了,网上有组关于他和他前队友的图特别流行……”

  “汉堡也塞不住你的嘴!”

  “是Emre·Mor找给我们看的,你知道他是个网瘾少年,我让他们别理那些,Marco才不是矫情的人。”

  “是的,别理那些。”Auba按着Ousmane的头若有所思,Ousmane其实很成熟,只是他总忍不住把他当孩子。

  Ousmane嘟着嘴,拨开Auba的手:“所以他不会让你不告而别的,押两盒鸡块。”

  不幸的是他说中了,回到酒店房间的时候Auba发现门是开着的,窗边沙发上影影绰绰有个人,白衬衫反射着月光,他一眼认出是Marco在他的房间里,没有开灯,就这么在月色中坐着。

  听见门口有动静,Marco转过身,整个轮廓被月光雕刻得那么优美。

  Auba吞了口唾沫,打开了灯。

    

  Marco今天特别高兴,哼着小曲从小福的车上下来,迎面正碰上Papa。两人边说边往训练场走,Papa问道:“彩票中奖了?开心成这样?”

  “一会儿你就知道了!”Marco给了Papa一个wink。

  这时刺耳的引擎轰鸣声由远及近,一辆金色保时捷绝尘而来,车头还有蝙蝠侠的标识。

  Papa翻了个白眼:“Auba还能不能再浮夸点?”

  转眼间车子停到了他们面前,伴随着更刺耳的刹车声。Marco却兴奋得不行,对着车里的人比了两个大大的拇指。车窗摇下,Auba伸出手来和Marco来了一套庆祝动作,帕帕又翻了个白眼,然后他注意到了什么。Auba是喜欢奇装异服不假,但今天也太夸张了吧,他好像穿了一件银灰色的晚礼服,而整个面料都是闪闪发光的,比他第一天来俱乐部报道的时候还要隆重。对,隆重,Papa脑袋里浮现出这个词。

  “你太棒了bro!!!”Marco喊道。

  “我先过去了,等我。”Auba却平静,不对,应该说郑重的对Marco说,然后继续向办公楼的方向驶去。

  今天Auba没有来训练场地,等大家结束训练快要散去的时候他回来了,身后还跟着Zorc,然后BVB的体育主管宣布Auba提前延长合约到2020年。Marco率先拍起手来,又跳又叫像个孩子。他招呼更衣室里的几个队友先来了个合照,新来的Julian很是积极,一向安静的Micki也凑过来,Marco找镜头的时候发现Papa早就站在了他们身后,一反常态的咧嘴大笑着。

  Auba早跟Marco定好今天要载他回家,半路上Auba突然奇想,提议出去吃顿大餐庆祝一下,Marco表示无论吃什么都是他来请客,然后Auba就把他带到了一家颇具档次的法国餐厅,说吃点海鲜和鱼不算违反纪律,而且这的烹饪手法非常地道。

  但进了餐厅,静谧典雅的气氛让Marco有点意外,“你认真的么,bro?”他问,庆幸自己今天穿了件衬衫而不是长T恤。

  “来都来了,绝不会让你失望。”Auba接过侍者送来的领结,亲自帮Marco系上,过程中两人面对着面,Marco的目光直直的投射过来,Auba只觉得脸上突然一阵火热。

  菜肴经典,烛光摇曳,宾主相谈甚欢,再配上一曲浪漫的小提琴独奏,可以称得上完美约会了吧,Auba不由得为自己出色的安排沾沾自喜,但等等,约会,这怎么就成了约会?

  Marco还在那边摇着葡萄酒杯,一点红晕爬上他白皙的皮肤,他仍然兴致高昂,正斜着脑袋看着他,总是带着感情的眼睛此刻有几分迷离,Auba觉得那眼神还有歪上天的嘴角弧度都勾得他心里痒痒的。

  这想法太危险了,Auba隔着西裤掐了掐自己的大腿,他一直知道这位亲近的朋友有张好看的脸,好吧肩膀也很好看,胸肌也不错,还有下面线条分明的腹肌……停!auba斩断思绪,并发誓之前绝对没有非分之想,哦不,现在也不能有啊,这可是Marco!Marco·Reus!他的队友啊!

  “Auba?你没事吧。”正在点评FIFA和实况而眉飞色舞的Marco不得不停下话头,因为他发现他的好友从冰桶里捡了块冰放在嘴里嘎嘣嘎嘣嚼了起来。

  “没事,就是太热了,我想冷静冷静。”Auba说,有点呆滞,他要捋捋自己的心思了,难道在和他一起踢球就觉得开心后面,在为了他也要留下来后面,还有别的意味?

       5

  和Ousmane分手之后Auba又去酒吧坐了坐,这次他要了点带劲的伏特加,想把自己灌醉了事,最好让他醉着回到多特蒙德,醉到花车游行结束,醉到他在新东家的合同上签完字才好。Tomas不是说今晚可以尽情放纵么?所以他回卧室的时候手里还举着半瓶酒,却被屋里的人吓得酒醒了一半,酒瓶也掉在地毯上,发出一声闷响。

  “是我,我找Willy要的房卡。”Marco见Auba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忙解释道。

  Auba却还歪歪斜斜的倚在玄关,不往里走,手心冒出汗来,好像屋里等待他的是什么危险的古灵精怪。

  “bro,我们不告个别么?”Marco继续问道,带着点坏笑,但话尾的颤音却出卖了他,他在紧张。

  “你都知道了。”Auba没力气再隐瞒,他努力捋直舌头,口齿还算清晰,“是Ousmane这个臭小子还是Raphael嘴不严?”

  “原来是真的。”Marco低下头,再抬起眼睛的时候就没有那么轻松了,Auba知道Marco在强忍着情绪,他太了解他了,毕竟这几年也跟他一起经历了一些可以称作悲欢离合的事情,太了解Marco在掩藏感情方面的笨拙和固执。只不过每次自己都是和他站在一边的,如今却终于让他用这种表情面对自己了。

  他突然想起自己刚刚看到的那几张图,Ousmane说的一定是这个,那些Marco拥着他们队友的照片,本该温馨暖人,但除了Marco,那些队友都变成了灰色,一张张惹人心碎,让Auba想起每次Marco劝说这些人留下却都无功而返的事情,他当然知道,有时候他就在他身边,一起做着傻事,但这些在热门搜索里被转得到处都是的图,最后都只留Marco孤单的背影,没有他,从来没有他。Auba突然想笑,原来自己这一直就在左右的人竟如此容易忽略,就和Marco从来没察觉到他的情愫一样。

  不过这次终于要轮到他了,轮到他来伤他的心,也许过一阵子自己变成灰色的图也会加入到那组图中被人传播,被人唏嘘感叹,想想就觉得真TM操蛋!

  “是,是真的,Marco,我很抱歉。”Auba做了亏心事一般的说道,这次他在努力站直身子。

  “为什么要道歉?”Marco起身朝Auba走来,语气生硬。不,不是要说这个,他心想,却难以控制向外散发出的低气压。

  “那好,我不道歉,换一个我喜欢的工作环境天经地义。你以前也说过,改换门庭在足球世界太过平常了。”看着Marco咄咄逼近,Auba反倒来了脾气,难道我是第一个为这种事跟你道歉的人么?在你为挽留那些队友做着无用功之后?他们都像对不起你似的道歉,就因为你去劝人家留下。

  “对,天经地义,他们走的时候我是这么说的。”这次轮到Marco颓然了,他停在房间中心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,重心努力放在没受伤的那条腿上。他比谁都明白这些道理,却每次都要做无谓争取。然而这次是例外,至少这不是他在大半夜跑到Auba屋里苦等的目的。

  “他们?”奥巴如同被人戳了痛点,“对,他们,你对他们也真够意思,我记得你为了Mats和球迷们吵架,为了Micki向高层谏言,还有你facebook上帮Mario说的那些话……”

  “Auba,别说了。”Marco想打断Auba。这次不一样!他想说。

  但Auba太激动了,青筋在他的额头蹦起,好像终于有勇气将满腹委屈倒出,他指着自己的心口继续:“我留下了小钢炮!我留下了冠军!我还会留下一大笔转会费!你为了他们做到那种程度,现在,又能为我做什么呢?”

  寂静,隔音良好的房间里只留下他们二人因情绪激动而喘粗气的声音,Marco长叹了一声,突然紧走两步来到Auba面前,气势汹汹,他瞪着眼睛,恼怒和委屈都在眼神里,嘴角却仿佛带着讥诮笑意,问道:“那么,bro,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呢?”

  Auba抬头看了看天花板,低下头时他悲哀的笑了下,咬着牙齿道:“我要你。”

  说罢像赌上性命一样决绝,不等Marco反应就猛然抓住他的衣领将人拉向自己,然后粗暴的含住了他的嘴。

  

  Auba以为自己飞了起来,他所有的奇怪笑点Marco都能get还陪他一起笑,他所有的疯狂点子Marco都会称赞还和他一起疯,于是现在Marco就在摄影棚里,跟随导演学习那些可笑的舞蹈动作,不得不承认,他的舞蹈天赋和运动天赋完全没法比。并且他学的不够专心,在注意到Auba正暗暗看着他并嘲笑他的时候把台本砸了过来。

  这首歌是Auba的兄弟专门送给他的,他在里面展示非洲足球先生的奖杯,伴舞的女郎将脸涂成黄黑色,威斯特法伦球场成了他们舞蹈的背景,当然,里面还有Marco,尽管他的舞步和表演始终笨拙。Auba在足球世界里珍视的一切都在这支MV中。  

  也有足球以外的,他确定自己爱上了Marco。

  他喜欢Marco为他吹走眼中沙子时吐在脸上的气息,喜欢Marco梳理他头发时指肚划过头皮的触感,喜欢和Marco一起研究新的庆祝动作,更喜欢进球后一起付诸实践,喜欢在场边热身时让他们的手指“无意”中相碰,更喜欢庆祝时结结实实的拥抱,喜欢偷拍Marco的睡颜甚至一些尺度更大的视频发在ins上,更喜欢只被自己拥有的不能流出更衣室的精彩画面,喜欢Marco接过自己的传中破门得分,更喜欢Marco电光火石之间给他的绝妙助攻,他红着脸对记者说进球有时就像高潮一样兴奋。他喜欢有关Marco的一切。

  却只说如果Marco不离开,他就会一直在BVB踢下去,他以为这是自己说过的最直白的情话。

  直到他习惯漂泊的心想念起曾经的感觉,他见到了一些阴暗的东西,厌倦了一些束缚,尽管在任何地方都存在阴暗和束缚,但如果他曾经认为这个地方永远不会有这些的话,落差将失望成倍放大,成熟总是需要代价。而他却忍不住越发忤逆,在暗流汹涌的赛季末,终于走到告别边缘。

  他要自食其言了,但Marco甚至不在乎他的食言,也许他见到了太多废弃的承诺而早就不把它们放在心上,Marco甚至都不敢对自己对心爱的城市许下诺言,只是一次又一次的用行动告白着,Auba知道Marco看重行动多于言语。于是自己的转会流言被Marco无视了,在登上各种媒体后Marco还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地对待他,他怕极了这种感觉。

  就好像对Marco来说他从不是特别的,而当他的好朋友们回归加入之后,他就不再需要自己了,他们终究只是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被打败了,后半部分实在贴不上来,请移步:后半部分

       本文一发完结,如果我羊确定不走了,应该会有后续。以及我可能永远也炖不出香艳的肉,惆怅

       希望借此文表达对他们的爱,文中借用的现实梗说明请点我

评论(14)

热度(40)